K!KKO

一罐椰子水也喝不下去的我,现在迫于大人们的饭局除了酒只有椰子水的压力也能喝了。人可能只能在有压力的情况下才能迫于前进吧。

初中看的一部小说里有提到说,穷人们招待家里来客,大家都默契的不会翻弄鱼身,只吃一面的鱼肉,另一面留着下次做招待。「咸鱼翻身」意味着即将面临更大的窘境。这个说法太有道理,也太残忍了。

昨天早早睡觉,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。梦到自己在超市里,突然几头变异的怪兽袭击了超市,可它又不会直接把人类杀死,而是突然出现,用它很大力的爪子去玩弄你或者吓你。大家就全都被困在这个无敌大的超市里,好像也慢慢习惯这个怪异的模式。我从超市冷藏库的梯子,一直爬啊爬,跑到超市外面,发现外面的世界一派祥和,却被几只吼我的狗狗吓醒。

也曾幻想过把这些奇怪的梦能编连成一篇小说,可光是醒来慢慢想起或是记住,能与别人当下的分享或是现在回想的记录,就已经很好了。因为每每开始回忆的时候,就已经开始遗忘了,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