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!KKO

看完老於他们的表演,结束之后有姑娘们留他一起拍照。远远看着他,我拍照一天下来太累了,连着打了好几个哈欠,眼泪水也在眼眶里打转。

他全身都是汗,看起来好累。他跑过来一边帮我收三脚架,一边跟我说,“我下次结束就走,不拍照了。”他知道我不善交际,介绍人认识前,告诉我,“你就笑就成,不笑也没事。我就希望你能知道他们是我朋友,跟他们不用打交道。”

他是笨蛋吧。

临走的时候,老於送了我一束向日葵。我没有告诉他,这是我人生中收到的第一束男孩子送的花花。我也不想告诉他,我现在有多么的欢喜,看到瓶子里的向日葵就忍不住想他。

我想起那天在学校图书馆收到家人的消息,说爷爷病重,突然转院。我一边擦眼泪,一边做题,然后就不哭了。那几天都是雨天,老於在门口等我,我一看到他,眼泪就又止不住了。像极了读高中那时候,我爸爸来校门口来接我,从教室走到校门口,看着我爸爸在等我,我的眼泪水就掉下来了,所有的委屈和不安也就随着眼泪水飞远了。

阿曹每次跟男朋友打电话吵架,我总是爱拿她一生气就哭这件事打趣。后来,阿曹说到我哭这件事,“快三年了,我就见你哭过三次。一次和高中的男朋友分手,一次为朋友的事哭,还有一次就为的爷爷身体不好。那天我看你回来特冷静,就跟平时一模一样,但是我知道你在洗澡的时候哭了,哭的特别大声。一洗完出来,就跟没事人一样,告诉我们爷爷病情加重转院了。”阿曹说她神经大条,我是不信的。

老於并不讨厌我哭这件事,他跟我说,觉得他女朋友看起来冷漠其实脆弱感性的一逼。真的说到我的心眼儿口子上了。我问他那天看见我哭,不觉得手足无措,莫名其妙吗?老於摸不着头脑,在他的想法里,好像巴不得我见着个虫子,就跑到他面前哭,才是正常的。所以我觉得老於有时候太了解我,太了解一个人,有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事情。

最近看完了维多利亚三部曲,其中一部的最后,有一段让我特别动容:“姬蒂伤了我的心,我原以为她让我心如死灰!我曾以为只有她能治愈我,于是这五年来我都在希望她能重回我身边。这五年来我都在悄悄想着她,害怕这种想法会让我因为悲伤而发狂。现在她出现了,说了所有这些我做梦都想听到的话,我发现我的心已经痊愈了,但治愈我的是你。是她让我知道的。这才是你在我脸上看到的表情。”

推荐给朋友,她说这是一本小黄书。说实话,也的确有点重口。女同大概只是女作者写作图方便,写的依然是普世的爱情世界。在感情里伤害你的人,往往不是最终治愈你的人。初恋的浓烈和随之而来的巨大幻灭;不再相信、不再年轻的恋侣在情场里奔波徒劳,对故人念念不忘;终到彻底疲倦物是人非时,才从另一个人身上,从平凡的相守中看到美丽,得到疗愈,像穿久的贴身丝绒,温润而舒贴。

跟老於分享了我的LOFTER地址,这里是我唯一的秘密基地。我跟他说,我以后可能不更新啦,因为被认识的人知道了。以后他会是我的秘密基地,会嫌我烦吗?他回复我说,“我正好看到你写的那句「恨不得自己伸个懒腰,头上也能长出可爱的耳朵。」,烦就烦吧。”

跟阿曹聊天。
她突然煽情地说道:其实我在大学前都没有人说我长得好看的。
我说,那你现在好看就行了呀。
她死命地摇头,不不不,就只有你真的一直夸我好看,我第一次听,那会我们还不熟,我就当玩笑。后来每次你都特真诚的夸我,我就觉得你是审美真有问题了。但是我真的特别高兴,你能觉得我长得美哈哈哈。

可是我真的觉得每个我喜欢的女孩子,就真的都特别好看。想起来,之前说过「我觉得每一个女孩子收拾干净不邋遢就都很好看」的观点,被人立刻否决「可是真的还是有丑的」,我就觉得可能大家对美的理解实在太狭隘了。

之前在朋友圈看人转发的内容,

因为之前留学还有旅行的缘故吧,算是今年在国外待了很长一段时间,发现一件事情,那就是我从来没有在国内的街头看到过那么多自信的女人。不是说国外就没有body shaming,但是你能明显感受到她们对自己的接纳度高很多,走在路上都是昂首挺胸的。从来不会说因为我手臂太粗于是我不会穿没有袖子的衣服,我腿不够好看,于是我不会穿热裤短裙,有赘肉所以不会穿紧身的上衣,更不会因为我才中年于是我主动放弃颜色花哨的衣服。你能从她们的神态,她们的衣着感受到那种自我接纳。这是你在中国的女性身上几乎看不到的,因为街上的女性都遵从着近乎单一的审美标准。如果这个女孩长得美丽,非常瘦削,但她只是皮肤黑,你能感受到她会选择色彩更兼容的素色衣服,会更注意防晒,一个不瘦削的女孩会选择宽松的衣服遮住那一点点不算平坦的小腹。你看看豆瓣上成天的减肥贴美妆贴,都是同样的美的标准,瘦削,白,年轻。而每一个中国女人都生活在这种普遍美的目光下,每天都在寻找自己的不足。自我接纳真的很重要,不要活在这个男权社会的审美下,才能自由。来自微博 追火星的人。

又想起最近和朋友们讨论过的,大家对女性的衰老好像也特别排斥,娱乐版面上总能看到醒目的标题,诸如「XXX年老色衰灵气不再」,放上女星年轻时和现在的对比照,评论区还一片,「她真的现在变的好丑。」好像大家都不会变老,都不会有皱纹,头发也不会花白一样。

如果我老了,我还是要穿花色布拉吉,头发花白也要烫头发的酷老太,自然的白头发可比染出来的好看多了,不是吗?丑丑的也不怕,有皱纹也不怕,嗯。

那时候我以为一切才刚刚开始,我终于有机会做自己想做的事了,我自由了。可后来发现,也不是这么回事。人生中的无奈和禁锢始终存在阿。